夜话

2014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  冬夜,窑里。

  老爷爷把两床被子拉开铺好,把两个枕头放到炕前打平,把头上的白帽子摘下搁到枕头跟前,边解衣服的扣子边说:“老婆子,这人是一年不如一年,我今年一下子感觉不行了。”老奶奶把小炉子上铝壶里的水灌到暖瓶里,又往小炉子里添了几块煤,把封火盖封上,炉盖盖上。边脱鞋上炕边说:“你就一直这么说,说得我心慌的。”老爷爷说:“真的,今儿个早上潘舍家娶媳妇子我给搭情(随礼)去,潘舍拉着我的手说,你老人家还刚(强)得很呢呀。我说,哪来的换缸的?把人家都惹得笑的。后晌,把那个烂驴围脖拿出来要用麻线补着收拾一下呢,眼睛花得一个线针就是穿不上,气得我给撇下了。”老奶奶说:“我当是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黄河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